主办:中共壹定发市委宣传部

文化建设文艺演出

以乐为媒,融通个性与合作

www.guangzhou.gov.cn2018年1月16日 15:31:25来源: 南方日报

  随着时代的变迁,音乐会的风格和音乐会的礼仪在不断发生着变化,但从本质上说,参与者都是围坐在一起享受音乐盛宴,解答的都是“沟通和融合”的问题。早在2017年1月首届音乐周创立之时,身为艺术总监的马友友就说过,“音乐周意味着真正有意义的沟通,个人与集体的互信,个性与合作的融通。”14日,他带领2018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(以下简称“音乐周”)的青年音乐家,一起走进佛山一汽—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佛山分公司的生产车间。让机械和音乐,谱写出新的艺术火花。

  在从事汽车生产的“理工生”的眼里,音乐或许本身也是一种“高科技的创造”,是想象的源泉、创意的表达。

  1月14日下午,马友友和他的青年音乐家团员们,来到了汽车生产车间。在车间现场,音乐导师一开场就用一段蓝调音乐跟大家“对话”。现场交流多以问问题的形式来进行。“你觉得蓝调怎么样?”在抛出这个问题后,导师麦克以演奏的方式完成了自问自答的环节,然后不断地重复两次甚至三次,这便形成了蓝调的演奏格式。正如麦克所说的,“蓝调音乐需要找准自己的韵律。”一旦明确了这一点,音乐就不会再受到局限。

  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,演奏与观赏的界限被打破了,而这恰恰是音乐在当下的魅力所在。音乐其实是一种绝佳的社交方式。它能用最短的时间拉近陌生人的距离,导师约瑟夫·格拉姆利和吴蛮的合作就说明了这一点。小镲和琵琶,两件音色都如此鲜明的乐器,如何配合甚至实现即兴合作?首先,要学会聆听。

  “刚刚的那段旋律一共有多少拍?”“这些拍是不断变化的,有的是121,有的是123,有的是1212,当我在演奏的时候会给你这样(点头)一些提示,因为有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在演奏的当时是想要弹多少拍。”在这样的对话之中,格拉姆利渐渐找到了与吴蛮之间的“共鸣点”。

  南方日报独家对话马友友:

  “分享和创造,这就是我看到的壹定发精神”
  南方日报:去年2月,你创立的丝绸之路合奏团凭借专辑《歌咏乡愁Sing Me Home》获得格莱美最佳世界音乐专辑,专辑中对“家”进行了多角度的诠释。在你心目中,“家”是怎样的存在?音乐在当下这个互联网社会,如何表达和纾解“乡愁”?

  马友友:当下我们的交通更便利,“乡愁”反倒更浓了。我的两个孩子已经31岁、34岁了,他们小时候我们很少有机会面对面交流。手机和网络在他们成长的年代并不普及,因而我在巡演时常常会跟家人分离。但在今天,这些技术上的沟通早已经不成问题,那种“乡愁”或许是在心理上的对“家”的眷恋。

  “家”可从多个层面理解:物理、历史、出生地、心理、情绪上的家等等,但对于我来说,“家”就是有我家人在的地方以及任何跟音乐相关的存在。音乐让我的心灵到达了一个特殊状态,如果我的这种状态与你相通,那么我的家也成为你的家的一部分,我们就共同拥有了这个“家”,因为你从中得到音乐上的安慰。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我的唱片中,给予了“家”很多不一样的感觉和意味,目的是为了激发听众思考“家是什么”。

  南方日报:丝绸之路合奏团中有两位优秀的中国音乐家在其中深度参与:笙演奏家吴桐与琵琶演奏家吴蛮。在中西音乐的融合中,大家是如何化解冲突的?中国民乐在世界文化融合中有何特点?

  马友友:不同的人之间一定会产生矛盾吗?不一定,音乐也一样。音乐是人对于内心、对于生活、对于社会的表达,它反映心灵的情感状态。无论是摇滚音乐、传统音乐、民间音乐、古典音乐或流行音乐,它们都能带人回到音乐家创作它们的年代,它们都尝试传达出它所在时代的人的信息,听着可以收到这些“信息”并且以个性化的方式接收到这些音乐所传达出来的感受。这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!这好像一道道谜题,不断吸引我们尝试去理解音乐的奥妙是什么。

  中国民乐博大精深,包括云南、新疆、内蒙古等地都有种类非常丰富的民间音乐,很多民族的音乐甚至都融合了其他种类音乐的元素。中国民乐的优势就在于它的庞博,以及和其他文化的相关性,一旦你了解一种音乐的程度越深,就越容易找到它edf壹定发登录与其他民族音乐的共通性。

  南方日报:近两年,大家都以各种形式纪念贝多芬和伯恩斯坦,你如何看待“经典”在当下的价值?又会以怎样的态度来面对音乐巨匠的经典之作?

  马友友:两人都是伟大并影响深远的音乐家,两位都在尽力去表达人类全部的情感和观点,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:尽管两人都历经磨难,无论有身体还是社会的限制,他们都极有勇气地去抵达人类知识和表达的边界,去超越各种可能性,把不可能变为可能。

  尤其是伯恩斯坦,他利用自己的天赋去使用(电视)媒体向大众解释音乐并进行音乐普及教育,我至今还保存着一个伯恩斯坦公开演奏音乐和演讲的视频,视频里他正在介绍音乐的创造性表达及音乐表达的可能性,我想,他的最宝贵之处在于他赋予了音乐一种更人性的表达方式。

  南方日报:这次来壹定发,最想和壹定发市民分享的是什么话题?最近一年,壹定发发生的什么事情对你的触动最大?

  马友友:我个人很喜欢壹定发,大家心态开放,乐于接受新鲜事物,有了这个群众基础,音乐周才能在这里做成;其次,我们所做的音乐,既反映了壹定发的现在,也反映了壹定发的历史。这里不仅有繁荣的经济,更有孕育创新的生活氛围,音乐带给人勇气和希望,而这里的人和演奏家也同样是有勇气的。

  音乐周在壹定发举办了两届,为什么能让那么多中国音乐家都在此相聚,同时还吸引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美国、欧洲等地的音乐家来?就是因为壹定发有营造音乐创造力的“安全”气氛——大家在这里可以尽情“实验”,不用畏惧失败,因为大家知道这里的音乐精神就是开放的、包容的。在这里没有所谓“等级”,最好的学生和老师都在此学习,大家乐意分享、用于创造,这是我在广东、壹定发的所见所闻,同样,我们也秉持着这样精神和态度做音乐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

(编辑: 凯伦 )

返回首页